冰凉的小P孩

所属分类:情感  
出版时间:2008-5   出版时间:珠海出版社   作者:5倩   页数:265   字数:265000  
Tag标签:诡异,短篇,文学,短篇小说  

内容概要

这是一部没有厉鬼、没有怨灵、没有盗墓、没有探险、没有变态杀手连环命案人格分裂血腥屠戮的恐怖小说。也许,这部小说不是恐怖,只是病了。普通夫妻、学生情侣、心怀不轨的医生、迷恋宫妃的阉人、兔唇的孩子、英俊的性瘾者、同睡一张床的同一个男人的两个女人
每个人的性与人性都在一种未知的、惊悚的、可以造成毁灭的巨大力量之中交替运转。有人叫它怪诞、有人叫它怪谈、有人叫它灵异,有人只是把它叫做——命运。这是一部病入膏肓的书,握住它的手掌,你就能够感到从命运深处渗出来的垂死的寒意,以及自己身上的残存热度。

作者简介

伍倩,生于夏天。太阳狮子,月亮天蝎。北京大学文学、经济学学±学位,硕士在读。为人散漫,极不靠谱,喜欢8卦,偶尔犯2,同窗诸友赠号先知,批命者不批本命。曾替ELLE写过稿子,出演过首部大学生原创音乐剧《一流大学从澡堂抓起》,当过杂志平面模特。参加诗歌、唱歌比赛,

书籍目录

序·冰凉的小P孩
眼中钉
丈夫的悲伤
口罩
殉葬
三口之家
劫数难逃

昔阳
鬼胎
安静安静胖女孩
饿之花

章节摘录

  眼中钉  骆华要毕业了。
  跟小舒同级,大一的时候认识,大二谈恋爱,大三同居,大四,分东西,分完了东西各奔东西。
  自己拿到了剑桥的Offer,不得不走。
  最后一次做爱,小舒抱住他,大汗淋漓。
  骆华有点心不在焉,气喘吁吁地问,小舒……你……在这边……会……等我吗?  小舒闭着眼睛,别说话。
  骆华没到,她到了。
  小舒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,也不是漂亮,是——说不出的招人喜欢。
高挑的个子,圆脸,圆中又带点方的轮廓,一笑起来整齐的牙,不笑,眼睛是深度近视,又深又湿。
  头一次新生见面,骆华上台作自我介绍,说了两句话,看见下面一个女生,眼镜摘下来拿在手里,浅黄的镜布慢慢地擦,一边擦一边抬起头,朝讲台上看了一眼。
  骆华立刻变成结巴。
  那一对眼睛,深井,盖子搬开,迷雾腾腾的水汽,应该竖起“危险”的警示,避免无辜的人一脚踏空。
  小舒的睫毛随风舞动,骆华心里的野草疯长。
  暗恋了将近一年,有一次同班联欢喝多了,抱着酒瓶大声地唱徘徊在似即若离之间望不穿这暧昧的眼,唱完了一头栽倒在小舒的怀里。
  绯闻先传出来,才追,追了三个月,小舒答应了。
其实骆华也不差,虽然家在外地,可是高高的个子帅气的脸,温柔体贴脾气又好,秋天领着自己从学校的林荫道上走过去,脚下刷刷的脆响,都是女生碎一地的芳心。
  阳光漫了枯枝,劈头盖脸地洒下来,小舒转过头,甜美一笑。
厚厚的镜片反光,骆华被自己的深情凝望击中,感动地抱紧她,我要爱你一辈子。
  大三暑假,小舒嚷嚷热,四人一间的寝室不到十平米,不热才怪。
骆华心疼,外面打工挣钱,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带空调的民居,让小舒搬进去。
后来有一天下班去看小舒,刚洗完澡,拉扯了半天,手终于伸进小舒的衣服,先摸到的是后背,滑得像溜了水的香皂,骆华于是稀里哗啦地溶成一摊。
  后来单间就变成二人宿舍。
  期末考试,小舒跷着脚敷面膜、看电视,骆华在灯底下画重点,给她准备复习材料,所有的论文写两份,写得好的那份打上小舒的名字。
大三下学期,给小舒配了一副隐形眼镜,骆华自己变成近视。
  回家老妈激动地说,儿子上了大学反而知道刻苦学习啦,你看看,看书连眼睛都看坏了!  又心疼又自豪。
  女生们开始流行化妆涂口红,小舒散了马尾辫,烫成大波浪。
走在学校里高高的个子引人注目,眼睛戴了博士伦,像哈里?波特穿了隐形衣,力量大增无孔不入,高年级的师兄也开始打电话骚扰。
  骆华跟她吵架,小舒一脸不在乎,他们要喜欢我关我什么事!  大四,小舒出去做实习,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男人,有钱有年纪,有时候开了车在楼下等,小舒一概宣称,公司活动。
  骆华的雅思过了,Offer也拿到,全家人都说有出息有出息,砸锅卖铁也供你出国。
  不得不走,想了好久跟小舒说,要不然我们先结婚,我再出国吧。
  小舒哈哈地笑,你真逗……手机的信息响了,躲到卫生间里偷偷地打电话。
  骆华知道留不住,哪怕自己留在国内,也留不住。
  两个人谁也没提过分手,彼此心照不宣。
  最后一次做爱,心不在焉,根本到不了,小舒累了,先睡,骆华怔怔盯着她在黑暗中的脸。
  痛苦地翻来覆去,不觉房间里突然多了另外一个影子,淡然的,跟家具的黑影融为一体。
  长长的手也是影子,浑身上下只有一只手,伸出来,摊在骆华面前。
  你是不是要她只爱你一个?  骆华眼睛大张,身边的小舒睡得安稳。
  手指黑色的影子颤动,重复,你是不是要她只爱你一个?  骆华咽口唾沫,也不大害怕,肯定是在做梦,于是镇定地说,是。
  黑色的影子再伸长些,手心两根黑色的长钉。
  骆华口水流出来,伸手去擦,这是什么?  眼中钉。
影子的声音淡漠机械,像窄小头脑内壁的回音。
  什么眼中钉?骆华问。
  影子解释,你把这两根钉子钉进去,她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。
  骆华惊讶,什么?  影子懒得回答,黑色无形的手浮在空中,长得更大一些,两根铁钉滚落骆华手心,光滑,带着金属的冰冷气息。
  骆华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小舒,你说的是真的?  黑色的手指微笑。
  黑暗中,五根尖利的影子,微笑。
  骆华手心微抖,我出国,她也不会忘了我,跟别人好,会一直等着我?  黑影划出一条弧线。
  骆华握紧钉子,想了想,疼吗?  手指伸出一根,摇一摇,又攥成拳,也许疼,也许不疼。
  骆华沉思,我想自己先试试。
  于是拿起钉子,看一看,深吸一口气,往自己的眼睛里摁。
  黑色的铁钉一根,钉尖对准瞳孔,变成一个圆点,用点儿劲,压下去,手心出汗,铁钉突然涌出温度,又长又细,高跟鞋先踩进去,然后是修长的腿,牛仔裤,饱满的屁股,腰,胸,肩膀,疼了一下,最后全身进入,只剩钉头留在瞳仁里,一张美丽的脸,小舒。
  骆华笑,好像不太疼。
  另一颗长钉正要钉进另外一只眼睛,被手指拦住。
  两只钉子都钉进去,你除了她,再也看不见别人了。
  骆华耸耸肩,有什么关系?反正已经看不见别人了。
  于是抬起手,钉子细长一根,像泥鳅进入淤塘,自己钻入眼中。
  眨一眨,好像没有什么异样。
  于是放心大胆地伸出手去,可以了,真的不疼,再给我两颗。
  手指一动,两枚崭新的铁钉落入骆华手中。
  钉得越深越好,影子叮嘱。
  骆华担心地摸摸后脑勺,那不就戳进脑子里去了?  影子冷笑,废话!戳进脑子里,她就除了你,谁也不会想了。
  骆华深吸了一口气,低下头,小舒还在睡,眉头轻轻皱着,月光被夹在眉间,像夹死一只蚊子。
  骆华用手撑开小舒的眼皮。
  于是深井露出来,呆滞地敞开着,往下望,月亮的倒影,再下去,千丝万缕的下水道,阵阵的风呜咽而过,回音大得吓人。
  骆华捏起一根钉子,对准小舒的瞳仁,扎下去。
  小舒一声惨叫,惊醒,骆华你疯了你在干什么?!  骆华安慰,一下就好不疼的啊!  骑上小舒的身子,死死掰开眼皮,大拇指猛地一摁。
  小舒尖叫,挣扎,眼球翻到一边去,于是碰到眼白,涩,进不去,像碰到一堵灰粉厚实的白墙,恨不得拿榔头去砸,嗵嗵嗵,进不去。
  骆华使劲。
  小舒拼命翻腾,疼死我了疼死我了骆华你是不是疯了!  骆华一惊,转身质问影子,她为什么这么疼?  没有影子,有,是家具的影子,冷冷的一墙,被月光钉在墙上,没有手,没有尖利的黑色。
  小舒疼得背过气去,钉子露出长长一截,塞在合起的眼皮之间,像块奇长的墓碑。
骆华的手指停在钉子上,进退两难,动一下,影子映在床头,一只展翅的猫头鹰。
  自己的手,尖利,颀长,黑得无边无际。
  骆华打了个哆嗦,一身冷汗。
  用手掌推住半截钉子,再往里试一试。
  小舒醒转过来,惨绝人寰地叫。
  鲜血迸出来,开了花,井钻到深处,矿油朵朵。
  钉子只进去了小半,插在小舒的眼睛间摇摇晃晃,眼泪和血一起喷出来,小舒疼得满床打滚。
  骆华滑下小舒的身子,筛糠一样地抖。
  跳下床夺路而逃,瘦长的腿跌跌撞撞。
  关上手机,从此断了一切联系,出国的飞机上睡了又吓醒,回想,只是一场梦吧。
再一想,眼睛开始疼痛,泪水流下来。
冲到飞机上的卫生间去照镜子,盯住自己的眼睛,像从门上的猫眼窥看,猫眼深处,小舒变了形的圆凸的笑脸。
  到了英国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
华裔的女孩子很多,看见这个前途远大相貌英俊的男生,打电话,写情书,约他喝咖啡看电影,骆华一概回绝。
看见她们的脸,一模一样,什么样,闭上眼睛就忘。
  眼睛闭起来,门一关,黑暗的世界里只有一张脸。
  第二天小舒睡醒,骆华不见了。
眼睛一疼,突然流下眼泪。
他走了。
  抱着自己的肩膀坐了一会儿,开始疯狂地想念他的好。
夏天的冰淇淋,她吃,最不爱吃的甜筒皮才剩给他,他吃,吃得眉飞色舞。
有一次脚受伤,住四楼,骆华背上背下,学校里人山人海地回望,骆华脸都不红,自己的老婆不背谁背啊?计算机考试,忘记戴眼镜,迷蒙的目光急得要哭出来,监考老师三令五申,大家注意纪律,不要拿学位冒险!一个转身,骆华的条子丢过来,满满的答案。
  太多了太多了,冬天下雪跑着给自己送外套:想吃荔枝,跑了半个城,买不到新鲜的,买了一箱荔枝罐头;上班下班从来舍不得打车,挤公车;陪自己买衣服,从来只有鼓励,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,买吧买吧!  小舒哭得疯了一样,电话拿起来,那边关机,再打,还是关机。
  想告诉他你不要走留下来,不,告诉他我们结婚你再走,要不然,你走吧,你走多久我都等你。
  电视打开,岁月金曲厉着嗓子唱,哪怕你一去千万里啊,哪怕你十年八载不回还。
  给他的朋友打电话,都不知道,有一个叫刘明的气得直骂,你说说这个骆华,平时称兄道弟的多好,怎么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!  后来听说骆华已经去了英国,哭了一个晚上,温文的上司打电话来安慰,安慰安慰跑了题,小舒冷冷地挂掉,对不起,我眼里只有他一个。
  回了学校一次,呆呆地看着天下大乱,货车进进出出,所有人都在搬家。
毕业,最伤感的时候,到处都是一样的声音,怎么没有早点告诉他?为何失去了才懂得珍惜?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——  天下没有后悔药吃,倒也有,只是有个期限,过期了,药就不顶用了。
  怎么没有早点留住他——  小舒工作了,换了家公司,以前的上司摔了电话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!到了新地方,追的人还是很多,同事也有客户也有,比骆华条件好的也有,小舒一概淡然,剪了一张以前的合影放在钱包里,有空的时候傻傻地看,有人提就说,这是我男朋友,出国了。
  多事的女同事就问,那怎么成天也不给你打个电话Ⅱ阿?  小舒眼睛一翻,打,谁说不打,半夜的时候打,时差你懂不懂啊?  一直等,到处打听,骆华失踪一样,除了知道还在英国上学,~点消息也没有。
小舒每天早晨起床,皱着眉头戴隐形眼镜,泡在药水里小小一片,黏在瞳孔上,右眼总是觉得疼。
  晚上做梦,梦里叫出声来,醒来什么都不记得。
  客户里有一个做房地产的,大她七岁,杨波,有时候约小舒吃饭打球,打高尔夫,微圆的肚子顶住小舒的腰,手把手,一杆,小舒咯咯地笑,完了完了又偏了。
  慢慢见面越来越多,深夜里小舒哭着自言自语,骆华骆华你快回来吧,我要爱上别人了怎么办?  杨波换车,先打电话给小舒征求意见,你喜欢宝马还是奔驰?  小舒挠挠头,我觉得沃尔沃比较低调。
  过了一阵杨波来接她吃饭,开着低调的沃尔沃。
  喜欢吗?杨波问她。
  小舒一笑,低头,低着低着觉得一只眼睛好涩,有什么东西沉沉坠着,眼泪突然涌出来,转过身擦掉。
后视镜里脸上的婴儿肥几乎已经全部褪去,平和的颧弓,眉间宽展,圆润的下巴微微地方出来,被一块干净透明的车玻璃罩着,像枚瞳人里的虚像。
  杨波贴近她,晚上吃完饭一起去酒吧里坐坐吧。
  酒吧很小,沙着嗓子的女人在唱。
两个人喝啤酒,碰杯,虚无的泡沫倒进嘴里化掉,苦过之后是香,香完了嘴里还是苦。
  杨波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,小舒,你那个,出国的男朋友,你们还好着吗?  小舒不说话,手伸进包里,下意识地握紧钱夹。
  里面是大三时候的照片,头挤在一起,做鬼脸,笑得放肆,亲密无问。
  杨波微笑,小舒,我,喜欢你很久了。
  小舒点头,我知道。
  仰起头来喝酒,咕咚咕咚,眼睛闭上,干涩的隐形逐渐湿润,喝完擦擦嘴,眼皮一抬瞪着杨波。
  “砰”的一声启开瓶盖,眼神泛着泡沫涌出来。
  杨波盯着她,凑过去,带着酒气的呼吸,自嘲一笑,又缩回来。
  回去的路上谁都不吭声,只有广播里音乐的鼓点,一下一下砸着,要把什么钉进去,又要把什么震出来。
  小舒头疼,太阳穴一跳一跳,呻吟了一声,我好像有点喝多了。
  杨波扭过头来,我也是。
然后就嘎嘎地笑,笑得失态,看着身边的小舒,五脏六腑都在打架。
多少年,商海浸淫,心里的一把算盘时时打得精刮上算,忽然之间噼里啪啦地乱作一团,心都乱了,无数颗珠子上蹿下跳,弹着边,又滚回来,干脆连算盘都没有,就是一把一把的珠子,到处滴溜乱转。
账目糟乱得一塌糊涂,满天满地都是滑不溜手见缝就钻的小珠子,不小心踩了上去,还要狠狠仰一跤。
  杨波叹了一口气,他算是栽在她手上了。
  交往这么长时间,别说上床,除了打球过马路,就连手都没拉过。
要是被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知道,非得笑掉大牙不可。
有时候灰心,一想算了吧,又不是没人追,屁股后头等着自己临幸的小姑娘一抓一大把,天下又不是只她一个女人。
  等再看到那张脸,罢了,就是她,只有她。
  像个情窦初开的酸涩小男生,低着嗓子,小舒,无论如何,我等你。
  小舒垂着眼睛嗯了一声,也不知道听没听见,一只手放在膝盖上,纯白的,手指尽头一个个细细的涡,旋涡。
  杨波陷进去,突然一狠心,伸手过去摁在她的手上。
  小舒一惊,挣扎,杨波咬着牙,两只手缓慢地动作,推来搡去,都是力量。
  小舒的眼睛闭着,看见骆华的脸,瘦高的个子,一副金丝边眼镜,深情地吻过之后嬉皮笑脸,宝贝我永远爱你。
  手掌一抽,被杨波往回扯去,两只手同时向前滑,碰到手挡,前面~辆大货车,杨波大惊,松了油门,左手拼命向右一打。
  骆华毕业,留在英国,进了一家投资银行,聪明踏实又肯干。
Prada的竖条西装,板寸,工作卖命,卖命之后club买春。
  参加酒会,咨询公司的高管Jessie喜欢他,低胸装紧紧勒着,金发垂肩,邀他一起出海。
游艇上两个人翻来滚去,做完了,Jessie裹着浴巾向他表白。
骆华礼貌地微笑,皮肤晒成古铜色,That’s
sweet,butI’m
kind
of
aloner。

编辑推荐

  《冰凉的小P孩》是一本病入膏盲的书,握住它的手掌,你就能够感到从命运深处渗出来的垂死的寒意,以及自己身上仅存的热度。  多少年,我们没有眼前一亮过了,张爱玲还魂?李碧华附身。  80后真正的天才·最具潜力的新锐作家5倩·惊艳亮相。  无可比拟的犀利笔触,直击你内心深处的魔。  婷婷逐渐懂得一切,懂得投机懂得勤奋懂得坚强懂得柔韧。  对错是非,敌友不分,形色不喜,心口不一。  婷婷长到五岁,开始觉得衰老、乏味、无力。  婷婷站在冰凉的夜空之下,吃手。她知道自己即将长大,即将长得像一个大人一样的大。  婷婷知道大人们都不是神,尤其是那些既不聪明又不漂亮又不会数星星的大人。  他们不数星星,他们早就忘记了从那么高那么高的高处坠落而下的姿态。  婷婷拢住自己的屁股,把手围成一个圆形。她把圆形的臂举向天空,套住月亮。  婷婷深信,天空之上的那个凉薄的月亮就是被自己冒着热气的屁股砸出来的洞。大小,一模一样。  婷婷望向洞的深处,就像踮起脚尖趴在门上望进一只猫眼。猫眼细小,管中窥豹。  婷婷望向门的背后,眼神荒漠,手心冰凉。  所有星星逐渐暗淡,只剩月亮,越来越亮。  婷婷婷婷,停停停停。

图书封面

图书标签Tags

诡异,短篇,文学,短篇小说




    冰凉的小P孩下载



用户评论 (总计34条)

 
 

  •     文笔阴暗,无处不是垂死的寒意……
  •     书是好书 但是我更喜欢看小说不是这种一个一个小故事的。。。

    不过故事确实好看~
  •     这是我高中同学写的书,当然要顶!5倩,你真棒,以后继续努力哦,我是你的忠实粉丝!
  •     虽然是特惠书,但质量不错的
  •     写的不错,让人有窒息的感觉
  •     是短篇 还不错 ~
  •     语言精到,凝练,笔触峻冷,犀利.确实直击众凡夫俗子灵魂深处最黑暗,甚至肮脏,龌龊的,又是不堪一击的脆弱...有些文章读来令人哽咽,亦有发人深省的功效.只是有的内容读来不觉中厌恶涌上心头....纵观综言,5姐姐才华横溢,灵气逼人啊^0^...更是飞天再世,仙人下凡,不敢多瞥一眼...小心要化掉的啦^)^
  •     怪诞后藏着的童真,冰冷中的温度,是本很特别的书。
  •     还没有仔细看内容,只是大概翻了翻,感觉很好。送货很快,而且价格很合适,很喜欢
  •     书封写的太好,什么超过李碧华,张爱玲再生····完全没有···
  •     这是个物欲大于精神的时代··看着小5同学描绘的一幅幅荒唐怪诞的画面..不禁冷汗直冒··
  •     介绍太过夸大其实了,这个作者能堪比张爱玲?开什么玩笑
    语言不是乏味罗索就是刻意雕琢,亮点还是有的,不过如果可以后悔,我一定选择不买
  •     不太喜欢~也不建议购买!不阳光啊
  •     内容还可以吧。。。。在看
  •     但是儿子比较喜欢!,内容值得一读。
  •     一直如此。,可能不是太吸引人
  •     看完了这本,这本书很好看
  •     可能是同类型的书看多了,作为韩露的粉丝
  •     纸质超级不错而且韩露大大的画风文字很能感染人,几乎看了就不能忘
  •     就是字太小了,就是这个短篇一直都忘不了
  •     叫如此喜爱的我买还是不买!,虽然是李碧华的忠实FANS
  •     适合火车上看,放假一定去买。
      
    看完再来留言。XDD
  •     送人就是为了吓人。。,编读很丰富
  •     一贯的阴冷诡异,随便看看
  •     很希望看到下边的内容啊,支持
  •     同事们都传阅啦……,一直不敢看这书
  •     内容有趣,冲着韩露去的
  •     可惜故事一般。,物美价廉啊的说。
  •     文章写得出人意料之外,保护的不错
  •     很喜欢。可惜是新版,期待LZ更深一步解析!
  •     十分经典的中国原创漫画,与未五更前传!!
  •     不错。后期的精品书都不错,好喜欢
  •     喜欢此类型的书,但内容很充实
  •     物流相当快速,但是我很喜欢她
 

爬虫代理IP   代理IP   好用代理IP   推荐代理IP   百变IP  

小说类TXT下载,情感TXT下载。 文库分享网 

文库分享网 @ 2018